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原始部落大冒險 > 第兩千七百七十四章 不放心
    “希望這一次真的可以將這些蝗蟲都給消滅掉。”

    看到風云手中裝著孢子粉的罐子空了,木秋霞不由得輕輕地吐了一口氣。

    不過仔細看的話,卻能夠發現她的眉宇之間依舊有一絲擔心。

    很顯然,她對于孢子粉能否完成消滅蝗蟲的任務還是有些不確定的。

    這其實怪不了她,甚至從某個角度上講,她會有這樣的表現才是正常的。

    盡管孢子粉出自于她之手,并且也進行過了實驗,并取得不錯的效果,但這并不意味著就萬無一失了,畢竟實驗環境和真實環境之間還是有著非常大的差別的。

    別的都不說,就單說數量。

    實驗的時候,盡管有風云的幫助,孵化的蝗蟲卵比較多,但是再多,和真正需要消滅的蝗蟲數量相比,依舊完全不可以相提并論,前者甚至連后者的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此外,數量多了還會帶來其它問題,比如目標散布的面積會非常大,這就對孢子粉提出了一個很大的挑戰。

    這就要求它必須有非常強大的傳播能力。

    雖然在實驗的時候,對孢子粉的傳播能力有過測試,但是由于時間緊,任務急,測試進行得并不是很充分,對它的真實傳播力的了解并不多透徹。

    再加上囿于測試實驗環境,會導致孢子粉的濃度相對于真實環境要更為的理想。

    測試時,所有被孵化出來的蝗蟲都被放在了一個透明的容器內,這個容器除了可以防止蝗蟲們跑出來之外,也會提供一個相對穩定的環境,在一定程度上屏蔽掉了各種干擾因素對它的影響。

    這里就說最簡單的一點,那就是風,就會對孢子粉的傳播產生非常大的影響。

    要知道孢子粉可是非常輕的,風一吹就就會飛走了。

    所以說,真實環境可比實驗環境要苛刻太多了,換而言之,就算孢子粉在實驗環境中有非常好的表現,也不代表在真實環境中會有同樣的表現。

    更為重要的是,此一次孢子粉的表現事關重大,甚至決定著金龍部落今后的生存問題。

    木秋霞會擔憂孢子粉的表現,也就再自然不過了。

    “秋霞巫,你也不用太擔心了。我相信這一次是一定可以成功的。”

    風云對木秋霞安慰道,想要她盡量將心給放下來。

    當然了,這并不代表他就百分之百地篤定,孢子粉一定會有一個非常好的表現,而他是知道,將心中的擔心表現出來非但無益,反而會加重木秋霞的擔憂。

    再說了,現在孢子粉已經播撒出去了,會有什么樣的表現,也不是他所能夠決定的了。

    不過當他看到木秋霞眉宇間的擔憂之色有增無減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再一次安慰道:“秋霞巫,你真的不用擔心。大不了,我先不走。等到有了結果,我再走。”

    “你不走我就放心了。”

    木秋霞聽到風云這么說,眉宇間的憂色很快就消散了,似乎她對他真的非常信任。

    而這也確實是她內心的真實想法。

    她可是不久之前才親眼見識了風云的強大。

    讓她頭疼異常,甚至集合整個金龍部落絕大部分的力量都差一點沒有抵擋住的蝗蟲大潮,在他的面前卻不堪一擊,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就幫助大家解了圍。

    她相信他只要留下來,就算孢子粉沒能發揮作用,也一定可以確保新龍城不失,甚至將蝗蟲擋在凈化區之外,也應該是問題不大的。

    風云看著木秋霞,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說道:“秋霞巫,想要我留下來,恐怕還有一件事需要麻煩你。”

    “什么事?你盡管說,只要我能夠做到的,我一定盡力而為。”

    也許是風云答應留下來,幫她減輕了壓力,木秋霞的心情非常好,想都沒有想,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只要想要你幫我和巫說一下。巫一直催促我盡快去尋找蟲潮的源頭。我要是留下來,他可能會不高興的。”

    “我還當是什么事呢。原來你擔心的是這個啊。”

    木秋霞暗自松了一口氣,她還真有些擔心風云給她出一個什么難題,于是她馬上向風云保證道:“一回去,我就去和他說。我的話,在他那里應該還是有些分量的。他應該會聽的。”

    “這我就放心了。”

    風云點了點頭,向四周看了看,發現到處都是蝗蟲,問道:“秋霞巫,接下來怎么辦?我們是回去,還是留下來?”

    “回去吧。孢子粉起效還需要一段時間。我們留下來,也看不到什么的。”

    “那就回去。”

    風云微微點了點頭,就操控著腳下的大龍,掉轉頭,往回飛了過去。

    不等風云靠近,蝗蟲就自動閃避,給他讓出了一條道,似乎怕了他一般。

    這一次他也沒有再去對蝗蟲展開殺戮,就順著它們讓開的路離開了。

    大龍的速度非常快,時間不長,風云就回來了,并且直接在巫附近降落。

    木秋霞也信守諾言,剛從大龍身上跳下來,就去找了巫。

    很快,她就和巫一起走了過來。

    來到他的面前,巫對他說道:“你暫時可以留下來。不過等到部落安全了,你最好盡快去尋找蟲潮的源頭。我總一個感覺,蟲潮的來源不簡單。不盡快探查清楚,很有可能會有更大的麻煩。”

    “巫,你盡管放心。我只要確實孢子粉對蝗蟲有效果,馬上就離開。”

    風云對于巫的決定并不反感。

    其實他自己也有和他類似于的感覺,總是覺得這蟲潮的來歷有些可疑。

    就算他不讓他去探查它的源頭,他自己也會找個時間去的。

    “好了,好了。都不要說了。”

    秋霞巫打斷了風云和巫之間的話頭,緊接著瞪了巫一眼,說道:“云這些天一直沒有休息,你也不讓他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盡在這里說一些有了沒了的。”

    巫在木秋霞的瞪視下很快就敗下陣來:“是我不對,是我沒有注意到。”

    他一邊道歉,一邊向風云遞過了一個眼色。

    風云對他非常了解,馬上就明白了他想要表達的意思,于是他微微點了一下頭,就轉過頭,對木秋霞說道:“秋霞巫,我看你也很累了。我們還是一起回去吧。”

    “這個……”

    木秋霞露出了猶豫的表情,下意識地向遠處像潮水一般涌動的蝗蟲群看了過去。

    巫立刻明白了她在擔心什么,馬上說道:“你不用擔心這些蟲子。它們是進不來的。你沒有來的時候,我們也不是沒有讓它們進來嘛。”

    “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云及時趕到了。蟲子恐怕現在已經進入了凈化區了。”

    木秋霞一句話將巫噎的說不出話來,不過她也似乎不想讓他太難堪了,話一說完,就馬上轉頭和風云說道:“我們走吧。”

    “沒問題。”

    木秋霞一跳上大龍,風云就操控著它向新龍城飛了過去。

    在飛往新龍城的過程中,風云還關注了蝗蟲們的表現。

    他擔心他離開之后,它們會馬上對巫他們筑起的防線發動攻擊。

    它們會停止靠近凈化區,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殺死了它們很多的同類,換言之,它們是怕了他了。

    現在他走掉了,它們要是再一次靠近逼近凈化區,巫他們就需要承受極大的壓力,未必就能夠阻止它們進入凈化區。

    巫他們的狀態并不好。

    哪怕在經過了他的一番屠戮之后,使得蝗蟲不敢再靠近凈化區,給了他們喘息的機會,但是畢竟時間不長,他們不可能恢復到最佳狀態。

    要不是他現在確實相當的乏累了,他將會選擇留下來。

    這些天配著木秋霞一起培育孢子粉,可是耗費了他太多的精力。

    為了減輕木秋霞的負擔,絕大部分的工作都被他包攬了下來,以他的身體狀態也有些吃不消了。

    經過一番觀察后,風云發現情況要比他設想的好很多。

    蝗蟲們并沒有因為他的離開,而選擇靠近由巫帶人駐守的凈化區,甚至它們都沒有因為他的離開,而出現什么騷動。

    他先是一喜,這意味著他暫時不用為巫他們擔心了。

    他對他們還是比較信任的,他相信只要給他們多一些時間,狀態恢復得再好一點,就算蝗蟲再一次對他們發動了進攻,他們也可以保證防線不失,至少等到他趕來支援是不存在問題的。

    不過他還是非常好奇,蝗蟲們為什么在他選擇離開后,依舊不靠近凈化區。

    他相信這其中一定是存在有原因的。

    他想了想,很快腦海中就靈感一閃,他馬上將它給牢牢抓住了。

    他知道真相了,應該是因為他在屠戮蝗蟲過程中留下來的氣息,尤其是刀意的殘存。

    為了佐證這個想法,他催生了殘留在凈化區周圍的刀意,而它們也很快有了反應。

    盡管它們在作出反應的時候,眼睛是看不到的,但是這一就不妨礙它們被感知到。

    最先做出反應的是蝗蟲們,它們立刻選擇了往后退,速度很快,顯得非常害怕,很顯然它們是察覺到了它們的變化。

    緊接著巫他們也感應到了,尤其是以巫為首的一干真靈等級的強者,幾乎是和蝗蟲一起感應到的。

    他們的表現和一般的圖騰戰士不同,很快就平靜了下來,甚至還露出了心安的表情。

    他們的等級比其他的圖騰戰士高,感應能力自然也要更加的強大,這就讓他們分辨出這一次是風云在搞動作。

    他們都相信風云,相信他們不會對他們不利,畢竟他過往的舉動他們都看在了眼中,他為了部落做了那么多,這一次也應該不會例外。

    蝗蟲群的表現在他們的眼中也變成了一個非常有力的證據。

    風云確認自己的猜測是對的,非常高興,因為他可以保證巫他們可以得到充分的休息。

    刀法境界到了他這個水平,哪怕只是在殺戮過程中留下來的極少一點的刀意,也一樣可以保存相當長的時間。

    哪怕他這一次沒有刻意將刀意留下來,僅僅是出現了些許的殘留,從蝗蟲們的表現看,讓它們在一段時間內不靠近凈化區,也應該是沒有太大問題的。

    沒有了后顧之憂,在將木秋霞載回新龍城之后,他就回家了,然后倒頭大睡。

    心無掛礙,風云的睡眠質量變得非常好,而這樣導致到他沒有睡太長的時間就醒了,算起來,還不到十個小時。

    睡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他的狀態卻恢復的相當不錯,基本上已經完全恢復了。

    他沒有留在家中,在吃了風虹為他準備的飯菜,就急匆匆地離開了。

    他沒有去找巫他們,只是飛到高處,催動蛇神之眼,向四下看了看,發動蝗蟲群距離凈化區依舊有一段距離,就落回了體面,然后就向木秋霞的實驗室趕了過去。

    在吃放的時候,他突然想到,他有必要帶一些孢子粉在身邊。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不久之后,他就會離開新龍城,趕去尋找蟲潮的源頭。

    找到蟲潮的源頭并不是他的最終目的,他最終目的是將它給解決掉,一勞永逸地解除對金龍部落甚至是這個世界的威脅。

    蟲潮的破壞力,他是親身體驗過了,實在是太強悍了,不僅對金龍部落構成了極大的威脅,放任不管的話,對這個世界也足以構成一大生態災難。

    當風云趕到實驗室的時候,意外地發現木秋霞竟然提前到了,正趴在透明容器上,盯著里面看。

    她的精神非常專注,以至于風云都跨進了門,她也沒有能夠發現。

    風云沒有去打擾她,而是將目光投向了容器內,想要確認一下她在看什么東西。

    他很快就發現容器內并不存在活物,只有一些死掉的蝗蟲,而它們的身上都長著長長的菌絲,無風自動,而它們每一次擺動,都會有一些孢子粉脫落,彌散在容器之內,看起來,就像是淡淡的薄霧。

    過了大約一刻鐘,木秋霞終于將目光從容器上收了回來,緊接著她看到了風云,問道:“云,你來干什么?”

    “我想要收集一些孢子粉。”

    風云直接說明了來意。

    “沒有問題。”

    木秋霞爽快地答應了,只是她很快就將話頭一轉,說道:“不過我覺得你在收集孢子粉之前,我們最好先去確認一件事。”
贵州11选5定位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