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的鋼鐵戰衣 >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巨大的差距!
    如果不是陳默未卜先知般的提前趕來,攔截住了剛剛上岸的狂怒黑曜石,等陳默探查動力核心工廠的時候,必然會被從后方趕來的狂怒黑曜石偷襲。

    到時候不但工廠會被摧毀,陳默和復仇流浪者也會非常危險。

    不過陳默雖然攔住了狂怒黑曜石,但是指揮中心內的眾人臉上的神色卻仍然凝重。

    在悉尼市狂怒黑曜石便已經充分的展現出了自己的強大實力,復仇流浪者被完全壓制,如果不是其他機甲及時前來支援,將它驚退,復仇流浪者很有可能被它徹底摧毀。

    而如今它們位于北地群島,短時間內根本就不可能有機甲前去支援,陳默只能靠復仇流浪者獨自戰斗。

    接下來狂怒黑曜石的覆蓋式導彈攻擊和驟然射出的熱能射線,都讓眾人不由擔心的握緊了拳頭。

    如果不是通訊被陳默關閉,他們絕對會大聲提醒陳默小心。

    通過復仇流浪者的視頻畫面,他們眼睜睜的看著一枚枚導彈呼嘯著從復仇流浪者身邊飛過,卻無一能夠將他擊中,驟然射出的熱能射線也被復仇流浪者迅速側身閃過,隨即更是重重一肘,將狂怒黑曜石擊飛了出去。

    指揮中心內的眾人不由得面面相覷,如此密集的攻擊就這么輕松的躲過去了?甚至連奔跑的速度都沒有降低一點。

    特別是狂怒黑曜石胸口突然射出的那道熱能射線,杰克和奈特自問如果是他們,絕對無法躲過,而陳默卻仿佛能夠預知狂怒黑曜石的攻擊一般,幾乎在狂怒黑曜石胸口裝甲開啟的瞬間,便迅速向著一旁閃了出去,輕松閃過。

    而接下來復仇流浪者和狂怒黑曜石的戰斗,更是讓他們瞪大了眼睛。

    杰克和奈特臉上更是復雜無比,通過陳默控制的復仇流浪者和狂怒黑曜石的戰斗,他們徹底看清了自己和陳默之間的差距。

    同樣的一記直拳,他們的拳頭被狂怒黑曜石直接抓住,而陳默控制下的復仇流浪者,卻迅速變招狠狠的一肘將狂怒黑曜石打的退出去好幾步。

    同樣的機甲到了陳默手中,和狂怒黑曜石的戰斗局勢卻完全扭轉了過來。

    將他們打得抬不起頭來的狂怒黑曜石,被陳默打得幾乎沒有還手之力。

    拳頭,導彈,火焰鏈鋸,熱能射線,狂怒黑曜石幾乎把他能用的武器全部用了一遍,結果卻只是讓自己傷的越來越重,而復仇流浪者卻始終毫發無傷。

    威力強大的熱能射線連復仇流浪者的邊都沒有擦到,卻在陳默的鉗制之下,將一大片冰川轟碎,把他自己壓在了下面。

    就連狂怒黑曜石從冰層下向復仇流浪者發動偷襲,都被陳默輕松躲過,并且像踢球一樣一腳把它抽飛了出去。

    指揮中心內的眾人都看過悉尼的那一戰,對狂怒黑曜石的強大實力也是驚嘆不已,而此時看著被復仇流浪者全程蹂躪,最后更是被連續膝撞砸扁了駕駛艙,徹底癱瘓的狂怒黑曜石,震驚之余,每個人心中都不由得升起一種不真切的感覺。

    這真的是之前在悉尼大發神威的那臺狂怒黑曜石?

    事實上,狂怒黑曜石這次所展現出的實力,比在悉尼是更加強大,威力巨大的熱能射線在悉尼只是曇花一現,這一次卻是完全展現出了它的真正威力,將數百米方圓的一大片冰川都給轟塌了,兩百多米高的冰川垮塌下來的巨大聲勢,看著他們也是震撼不已。

    只能說,陳默操控之下的復仇流浪者實在是太強了。

    同樣的機甲,陳默一個人獨自操控所展現出來的實力,遠遠超越當初杰克和奈特的表現。

    不過沒人認為是杰克兩人的實力太差,恰恰相反,這一切無不說明陳默的實力實在是強的超乎人們的想象。

    權將軍看著視頻中被復仇流浪者蹂躪的已經完全失去反抗能力的狂怒黑曜石,震驚之余,眼中也不由得閃過一絲了然。

    扭頭看向森麻子,權將軍發現她眼中雖然也有些驚訝,但卻遠沒有他們這樣意外,似乎對于陳默的表現早有預料一般。

    這無疑再次驗證了他心中的猜測。

    以他對森麻子的了解,她的行事雖然比較溫和,但卻是外柔內剛,原則非常堅定,絕對不會僅僅因為陳默救了她,便對他言聽計從。

    如今看來,陳默的身份顯然沒有這么簡單,而森麻子對此應該早就有所了解

    不過不等他進一步猜測陳默的真正身份,視頻中的畫面卻是讓他震驚的睜大了眼睛。

    不只是他,森麻子,杰克,奈特以及指揮中心的所有工作人員,全都看著狂怒黑曜石駕駛艙內的那一團蠕動的怪肉,滿臉驚駭之色。

    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控制狂怒黑曜石的竟然會是這么一團東西。

    特別是跟狂怒黑曜石交過手的杰克跟奈特,臉上的表情更是精彩無比,他們之前就是敗在了這團惡心的東西手中?

    此刻兩人的心中無比的崩潰。

    森麻子和權將軍則是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凝重。

    從那團奇特生物流出的藍色血液,他們一眼便認出了他的身份!

    這是一頭怪獸!

    而這頭從未出現過的奇特怪獸竟然能夠操控機甲,這實在有些超出他們以往的認知。

    兩人心中都不由得產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事情嚴重了!

    當陳默回到動力核心工廠,重新接通通訊要求他們派出直升機的時候,森麻子就近調派的重型運輸直升機早已飛在了路上。

    陳默卻并沒有理會這些,說完之后沒給眾人詢問的機會,便再次關閉了通信,隨即用念力解除了背后反饋搖籃的連接。

    低頭看了一眼身上有些笨重的作戰服,陳默一個瞬移出現在了旁邊,身上卻是穿著緊身衣一般的納米合金作戰服。

    原本的位置上,那套笨重的機甲獵人作戰服失去了身體的支撐,向下掉落在了地上。

    陳默抬手將其收進了空間中,身上一陣涌動,銀灰色的寄生體暴亂自體內涌出,在體表變形成了一套黑色的休閑西裝。
贵州11选5定位走势图